快捷搜索:  as  xxx  test  as,(.).().

煤电油气有我保障

  连日来,广大能源行业从业者正努力奋斗,全力为国家抗击疫情提供充足的能源保障。

  镜头一:

  优先调度解燃煤之急

  疫情暴发刚开始那几天,王振闷在屋子里,焦虑地来回踱步,电话一打就是半个钟头。

  他担心的是厂子里的煤有点告急。“打电话就是找煤。每年这个时候储存量就不多。疫情发生后,煤的运输也一度遇到困难。”山西漳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河津分公司负责河津地区600万平方米范围内的集中供热,而作为分公司采购科长,王振眼看着煤的储备量一天天减少,如果“续不上”,那十几万人就得挨冻。

  王振所焦虑的,也是侯马车务段调度车间主任于三喜操心的。“疫情期间,中国铁路太原局集团有限公司根据上级政策,优先保障生活用煤。集中供热公司所需要的煤,我们全力支持。”于三喜介绍,他们采取了优先协调装煤、优先配整列空场车、安排列检不跨班不代班、压缩技术作业时间等措施,“目的只有一个,提升效率,保证供应。”

  “大年初六那天,一下来了两列车,7000吨!”王振的喜悦溢于言表,“现在每天基本能稳定在两列车,有时候更多。这是真正的雪中送炭,解了燃‘煤’之急。”他说,按照往常,每天最多也只有一列车的煤运到。

  这两天华北又迎来降温,铁轨上的火车却“马不停蹄”。待在屋子里的人们,依然享受着暖气带来的舒适环境。这只是疫情期间山西保生活用煤的一个缩影,在更大的范围内,资源正紧急优化配置。

  镜头二:

  随时出发去保电

  “35千伏佃坝变电站全站通信中断,需到站检修。”2月16日15时25分,接到监控电话通知后,王佩立即召集值班员做好准备。他带头将一组绝缘操作杆和一组35千伏的接地线装进作业车后备箱,督促随行人员做好个人防护及保暖措施,随即便钻进了车里。

  到达现场后,王佩马上拿起万用表进行检查,最后发现原来是装置出现了死机情况,重启之后通信恢复正常。“你好,这里是35千伏佃坝变电站王佩,现场设备一切恢复正常,无异常信息。”当确认站内一切安全、汇报监控调度后,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王佩是国家电网昌吉供电公司员工,是负责新疆昌吉市及周边乡镇电力稳定运行的变电运维一班班长,今年33岁。身在特殊岗位,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来临,让原本的保电计划又多了一份重任。应急指挥中心、医院、疾控中心等重点场所的稳定用电容不得一丁点马虎,与之相关的所有变电站全部进入一级保电状态。

  昌吉市及周边乡镇有大大小小30多个变电站,都归王佩所在的班组负责,除值班随时准备出发检修外,还要肩负巡检工作。“有些重要的变电站24小时监控,也有的两天或间隔更久巡检一次,平均一天要巡检四五个,离得远的开车也得两小时。”王佩上午10点出去巡检,回到办公室已是傍晚七八点,“一天下来几十公里路呢,遇到特殊情况,晚上也得巡检。”

  2月16日,王佩带领班组成员给同事送完防护物资,晚上9点多才回到市里。他们没来得及休整,扛着测温仪,戴上安全帽,踩着白晃晃的积雪,便出门巡检了。雾气一团一团扑面而来,王佩带着值班员走向要巡检的220千伏长宁变电站,“再坚持一下吧,巡完这个回来再吃饭。”

  王佩和所在班组的其他13人要到25日结束本次20天的轮值后才能回家。2月17日,零时10分,王佩带着一身寒气回到办公室,来不及吃饭,抓紧时间跟妻子视频连线报了个平安,“她28日的预产期,我比较担心,每天不管多晚都要视频问问情况。”

  镜头三:

  为救护车加好油

  “柴油,加满。”车窗缓缓摇下,救护车司机刘鹏探出头来。

  “好嘞!”加油工吴永荣接过储值卡,转身插进卡槽,快速输入金额,利落地提枪、开盖、插入,加油枪手柄轻轻按动,柴油咕嘟咕嘟地注入油箱。

  眼前这台闪着红蓝灯光的车辆是南昌急救中心的负压型救护车,承担着转运新冠肺炎确诊和疑似患者的重要任务。而吴永荣所在的中石化南昌石油分公司昌北凤凰加油站距南昌急救中心仅400多米,是救护车的定点加油站。

  “救护车跑的是生死时速,加满了油,心里才有底。”目前,已转运了10趟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救护车司机刘鹏告诉记者,无论多晚收车,消毒杀菌之后的最后一项工作,都是去给救护车加满油。

  事实上,企业为此承担了不小的经营压力。从2月初到2月17日,中石化南昌石油分公司的日均零售销量较往年同期有所下降,但公司下辖的96座在营加油(气)站,无一处暂停营业,更无一处取消夜间服务。“油品不断供、商品不涨价、服务不打烊,这是我们的承诺。”中石化南昌石油分公司党委书记韦哲峰告诉记者,油价目前正处于下行通道,如果单纯从经济效益来考虑,企业应当减少库存。但为了保障防疫期间的油品供应,以及为复工复产用油需求做好准备,企业毅然做出增加油品库存的决定,日常库存周转周期从7天提高到了12天以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